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我们的旧手机去哪了?1吨手机可提炼150克黄金 国内心脏干细胞研究陷入“造假大地震”?

  来源:大河网   
    2019-11-9

      记者检查 | 我们的旧手机去哪了?1吨手机可提炼150克黄金

      央视网消息(晚间消息):如今不少人更换手机越来越频繁而淘汰下来的旧手机也还能用如何处理就成了难题。记者随机采访发现如今不少人会将还能用的手机通过以旧换新的方式卖掉。经销商把旧手机回收之后会转卖给有需求的客户。

    src=http://imgpolitics.gmw.cn/attachement/jpg/site2/20171218/f44d305ea48e1ba153ee0e.jpg

      北京中关村科贸电子商城手机经销商:我们会有客户问有没有二手手机便宜的有的话就会卖给他们。

      而记者在浙江、山西与广西等地检查发现不少手机经销商、甚至是便利店也都有直接回收旧手机的业务。

      山西朔州 便利店:一个手机换一个小盆。

      央视记者:盆、刀、斧子都能换是吧?

      山西朔州 便利店:嗯 都能换。

      央视记者:你们回收是拿去回(原)厂还是怎样?

      广西南宁苹果手机某授权专营店店员:没有就给那种卖二手手机的人回厂官方肯定不收啦谁还收你这个机对不对?

      不管是以旧换新还是直接回收这些旧手机都去哪儿了呢?记者检查发现有一些用户为了图便宜会主动购买二手手机继续使用甚至还有一些手机会被重新拆解、组装被当成翻新机转卖。

      浙江金华某手机市场维修人员:麦克风、听筒、摄像头这些还可以再利用的。没进水过没损坏过的也可以用。

      此外还有一些专门通过网络平台回收手机的企业。只要输入手机型号、外形等情况就能得到回收价格。但这些企业也只是中间商被回收的手机最终去了哪里工作人员也不清楚。

      广西南宁 某网络手机回收平台工作人员:帮工厂回收的工厂那边要干嘛我们就不知道了。

      一些专门回收手机的个人商贩向记者透露出了一些线索。

      广西南宁二手手机收购者:发到深圳去当电子垃圾。反正我们收回来也不是我们用有人过来收。

      央视记者:有人来跟你们收拿那个(主)板去提炼一吨里面含有多少黄金 ?

      山西 手机经销商:返到厂里头有的里面有黄金有的有东西有软件啊啥的……

      按照这些商贩所说的废旧手机里有黄金那提炼出来不是好事吗?可事实并不这么简单。

      广西大学资源环境与材料学院博士马大朝:一吨的手机可以提炼150克的黄金那这个是什么概念呢?世界上最优质的金矿一吨的矿也只能提炼出50克左右的黄金手机的含金量是比最优质的金矿还要高好几倍。

      富矿! 1吨手机可提炼150克黄金

      毫无疑问废旧手机是一座巨大的矿山。但目前手机回收行业最大的问题就是缺乏正规的回收处理企业。长期研究这个问题的清华大学教授温宗国认为:废旧手机的确是富矿但与手机回收的价格相比回收旧手机的利润并不高。2016年手机已经被纳入了〖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目录〗但具体的细则至今仍未出台。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 循环经济产业研究中心主任温宗国:没有补贴的情况下它挣不到钱所以这些比较有能力的正规回收拆解的企业没有积极性与动力好的正规企业起不来小的作坊就大行其道。

      污染!小作坊处理污染大气水源

      小作坊式的处理模式对环境会造成的污染。据了解以前在南方沿海个别城市就有小作坊用所谓的酸洗方式炼金。他们用火烧电路板后再把这些金属溶于王水当中再逐步析出铜银金钯等贵金属。这样的处理方法对大气与水源的污染可想而知。而统计显示目前国内只有不到2%的手机是通过正规渠道回收的。

      山西手机经销商史先生:现在就是希望国家与手机公司厂家出台相关政策让这个二手机有好的去处。

      废旧手机回收 亟需国家细则落地

      面对这种情况不少业内人士也表示:在发达国家手机谁生产、谁回收、谁处理是惯例。而在我国企业对消费者手机进行回收的行为习惯还未形成国家应尽快出台针对废旧手机拆解处理进行补贴的细则。

      而按照目前法律法规国内并没有一家企业拿到官方正规的拆解资质。为此有关人士呼吁政府应该尽快确定旧手机回收企业的资质、加强监管。

      记者 甘晓 见习记者 高雅丽

      10月23日晚上7点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心内科的年轻医生白英楠刚刚结束诊疗。这两天她的名字不断以中文、英文的形式频繁出现在网络上与科研造假、学术不端联系了起来。

      白英楠感到有点冤。她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表示:“我没有任何科研造假的行为。”

      与白英楠一样处境尴尬的还有一位心脏干细胞领域的研究者。在最近的一次学术会议上好几位大同行向他悄悄打听:“消息上说你搞的那个心脏干细胞是假的啊?”

      因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建议撤回Piero Anversa的31篇论文国内心脏干细胞研究者陷入“造假大地震”疑云。〖中国科学报〗记者经深入检查发现国内心脏干细胞研究集中在讨论各类干细胞治疗心脏病的临床前研究与涉嫌造假的c-kit阳性心脏干细胞分化无关。尽管如此该领域实验的可重复性也应得到足够重视警惕“假阳性”结果贸然发布。

      c-kit在国内

      让白英楠陷入尴尬的这件事起因要追溯到2010年初。结束研究生阶段对内皮祖细胞研究的白英楠经过一名日本教授的推荐被复旦大学派往Anversa实验室做访问学者。

      近3年里白英楠被安排在一位叫Polina Goichberg的研究员的小组里研究ephrinA1这个信号通路对c-kit阳性心脏干细胞修复心肌作用的影响。“Anversa实验室分工明确我所在的小组只负责心梗小鼠的动物实验部分在此之前的c-kit阳性心脏干细胞分离培养以及后续的检测其迁移情况的体内实验都是由其他小组操作。”白英楠表示。

      2011年〖循环研究〗杂志发表了该实验室有关ephrinA1的研究加上通讯作者Anversa本人共有16名作者白英楠位列第二。2011年至2015年期间另外4篇有关ephrinA1的研究论文陆续发表都带上了白英楠的名字。

      2012年底白英楠结束访问学者工作回到复旦大学中山医院没有带回更多的与c-kit阳性心脏干细胞相关的信息生活的重心也从科研变成了治病。“很可惜我没有申请到课题相关研究工作都停止了也没有再发表过论文。”她表示。

      事实上在造假“实锤”前c-kit阳性心脏干细胞已经陆续受到其他研究小组的质疑。质疑的焦点是重复进行的实验中没有观察到c-kit阳性心脏干细胞的分化。

      据〖中国科学报〗记者对中文论文的查实国内心脏干细胞研究者大多来自医学院对心脏干细胞临床使用问题最为关心。因此与c-kit阳性心脏干细胞的相关研究主要集中在临床前已被证实有效干细胞与其他因子如何协同配合、解决如何移植与归巢等临床问题是其主要创新点。而更基础的、曾引发争论的“作用机制”方面则缺乏实证研究。

      2016年一篇发表在〖生理科学进展〗上的综述文章描绘了有关c-kit阳性心脏干细胞的研究现状其行文逻辑也从侧面体现出国内该领域研究的思路——好用是关键。文章指出c-kit阳性心脏干细胞在心肌梗死、心力衰竭等心脏疾病中的作用得到了多项体内外实验及临床试验的证实但“其治疗机制仍在争论中”。

      自Anversa先后发表c-kit阳性心脏干细胞可以分化成心肌细胞的结果后将攻克心脏病作为毕生事业的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心内科主任、中科院院士葛均波萌生了尝试新型的c-kit阳性心脏干细胞治疗心脏病的想法。

      从Anversa实验室获知c-kit阳性心脏干细胞的细节时作为一名临床医生葛均波也不承认了其在临床上使用的可能。“Anversa提出取得c-kit阳性心脏干细胞的一个条件必须做左心房的心肌活检这需要在左心房开一个差不多5毫米深的口子而左心房本身厚度只有4毫米左右就像一张薄纸。当时我就觉得这样操作会有让心脏破裂的风险还要得到伦理委员会的批准很难做得下去。”葛均波说。

      换句话说c-kit阳性心脏干细胞的问题在于作用机制国内的研究大多则跳过了验证机制直接进入更下游的效果方面。假如研究者在效果观察的实验中没有撒谎因c-kit阳性心脏干细胞造假而被怀疑的集体造假便无从发生。

      除了临床前研究国内鲜有基础研究着眼于细胞示踪技术。此前细胞示踪技术存在的瑕疵成为对c-kit阳性心脏干细胞是否分化的争论注意点之一。普遍采用的细胞示踪技术需要对所观察的细胞进行染色存在一定染错率。同时标记c-kit阳性心脏干细胞达不到百分之百准确会“渗漏”到其他类型的细胞上。例如“渗漏”到心肌细胞中实验者就会观察到心肌细胞的后代并将它们误认为是由c-kit阳性心脏干细胞分化的细胞。

      为此近年来中科院上海生科院生物化学与细胞生物学研究所研究员周斌研究组对c-kit阳性心脏干细胞进行遗传谱系示踪结果发现不论是在心脏的生理稳态还是心脏梗死后c-kit阳性细胞都极少贡献心肌细胞。

      为了验证假设课题组采用即时谱系示踪的方法将非心肌细胞与新产生的心肌细胞标记上与现存的心肌细胞不同的荧光标记证明了c-kit阳性心脏干细胞在心脏生理稳态与损伤修复中主要贡献的是冠状动脉内皮细胞而不是心肌细胞。

      用干细胞治疗心脏的思路一起“凉凉”?

      更进一步国内有关用干细胞治疗心脏病的研究亦在此次被疑“跟风”学术造假的范畴内。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心内科教授黄浙勇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目前消息报道中的“心脏干细胞”是指心脏自身的干细胞。而希望用来治疗心脏病的干细胞远不止c-kit阳性心脏干细胞这一种。

      人的许多成体器官中自身包含一些干细胞让其受伤后可以不断再生。长期以来“心肌梗死或心肌受损后不能有效自我修复”是科学界的共识因此如何修复受伤的心肌成为科学家需要攻克的难题。

      直到2003年Anversa发表论文称发现了心脏原位的“c-kit阳性心脏干细胞”。c-kit是细胞表面的一种受体Anversa自称发现了带有这种标记物的心脏干细胞并以此命名。

      此后多个研究小组重复了Anversa的实验并对结果提出了质疑都是围绕c-kit阳性心脏干细胞进行。最新的进展在今年8月周斌在〖循环〗杂志发表实验结果显示不存在心脏干细胞。

      葛均波介绍:“c-kit阳性细胞的发现的确让人眼前一亮但最新的谱系示踪技术发现成体心脏的非心肌细胞不会转分化为心肌细胞也就是说不管哪种干性标记‘心脏的自身细胞’均不具备心肌再生能力。这的确让人沮丧。”

      但是从理论上讲修复受损的心肌除了用心脏自身的干细胞之外也可以用其他来源的干细胞。例如间充质干细胞(MSC)、诱导式多能性干细胞(IPS)、胚胎干细胞(ES)。这些干细胞不是来源于心脏但在一些实验或临床试验中显示具有修复心肌的效果具体机制仍在探索中。

      比如黄浙勇介绍对于MSC最初研究者信心满满地认为直接将MSC注射于坏死的心肌中可以“分化”为“崭新”的心肌细胞从而取代坏死的心肌。但事实并不如想象中那么美好注射的MSC在心肌内停留的数量极少生存的更少那些少量存活的MSC在心肌内也无法分化成心肌细胞。

      近年来科学家也提出了新假设MSC移植的获益并非源自细胞再生而是MSC在进入人体后通过旁分泌产生一些细胞因子与正常心肌细胞相互作用改善了心梗愈合过程可以为心梗患者带来些许获益。

      正是如此在中文数据库中按“心脏干细胞”搜索的结果并按被引排序首页的论文都集中在骨髓MSC的实验上与c-kit阳性心脏干细胞无关。

      ES与IPS正在成为治疗心脏病的另一个途径。近年来中科院生物物理所研究员马跃带领研究小组设计了新的心肌分化方法在体外实验中让人体ES可以在14天内高效分化成心房肌细胞与心室肌细胞这些细胞具有心房肌细胞与心室肌细胞在胚胎时期的电生理特征。这一研究成果使在实验室内大量培养生产人的心房肌细胞与心室肌细胞成为可能。心肌梗死发生在左心室这确定了心室肌细胞是最适合用于细胞移植治疗心肌梗死的细胞。

      “从理论上来看成体细胞本身的性质作为一种‘内因’确定了通过任何成体细胞转分化为心肌细胞去实现修复心肌这一目标都不太现实。而过去所证明成体细胞‘有效’的实验结果很大程度上是它们作为‘外因’辅助心脏提高了其功能例如旁分泌。”而马跃解释“ES与IPS分化的心室肌细胞因具有收缩功能可以直接提高心脏的功能成为心脏修复的‘内因’。”

      在他看来未来的发展方向将是“内因”与“外因”的结合基础研究与临床研究还需要大量共同努力。

      从这个角度看国内心脏干细胞研究依然集中走在“正道”上并不会因为一种干细胞类型的造假而全军覆没。

      警惕把“假阳性”当重大成果发布

      综上学术造假的“大地震”并没有发生。但是与学术造假同样值得重视的是心脏干细胞研究乃至整个干细胞、生命科学领域过于急功近利的现象。

      “都想做创造历史的人。”这是曾对Anversa实验进行过质疑的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的Charles Murry对心脏干细胞领域研究的评价。

      Anversa数据造假的最大动因正是作为新科学的重大发现者名誉与经济上的双丰收。谁都无法抵御这样的诱惑。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薛天表示美国也曾“一窝蜂”地急于把这个成果应用到临床上。多个美国心血管领域的“大牛”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在此后10余年里也投入大量科研经费研究其理论与潜在应用。

      “科学界有一个说法不同凡响的发现需要不同凡响的证据。整个心血管领域没有真正遵循这个原则为了‘重大科学发现’而降低了科学证据的评判标准。”薛天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例如心肌极为敏感假阳性的情况极容易出现在确保学术诚信的前提下仍然引发该领域研究者对现发表论文可重复性的高度怀疑。“心肌研究要十分谨慎即便往受损的心肌中注射生理盐水都能在短时间内因为诱发炎症反应而短暂恢复部分功能但这并不代表打进心脏的东西就真正起作用。假如不采用严格的标准很容易得出错误的结论。”薛天强调。

      在他看来尽管无法证实中国研究者存在造假嫌疑但中国研究者发表的文章体现出低端重复科研的特点。

      在学术诚信的前提下国内外心脏干细胞研究都表现出的急于求成而忽视严格科研标准的现象值得学术界反思。

      此外将“一次性故事”、假阳性当成重大科学进展也成为生命科学领域近年来屡次成为“大型车祸现场”的重要原因。

      一位国内生命科学研究者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表示欧美科学家2003年前后频繁报告生命科学领域的重大进展以当时中国学者水平很难与其相提并论研究难以在顶尖杂志上发表。“我们有一个玩笑式的说法想要发CNS(〖细胞〗〖自然〗〖科学〗)就去验证那些重大进展写负面结果的报告。”他说。

      科学哲学家科林斯提出的“实验者倒退”的概念或多或少可以解释生命科学领域大量成果无法重复的现象——当实验系统给出正确答案你就知道实验系统是有效的但只有在信任实验系统后你才知道正确答案是什么。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科院院士表示与许多生命科学研究的情况类似干细胞领域尚处在科学前沿一些科研工作者一味追求重大科研发现对实验数据的可重复性重视不够。“尤其是有的导师长期不做实验对学生做出来的数据无法把握导致许多论文实际上描述的是‘一次性故事’结果不可重复。”

      研究者呼吁包括干细胞在内的生命科学领域的发现固然重大但仍应首先强调学术诚信问题同时也应把科学的严谨性放在重要位置。

      〖中国科学报〗 (2018-10-29 第1版 要闻)

    club.xngv.com.cn http://club.xngv.com.cn
分享:

  • 是谁造就了网络骗子
    是谁造就了网络骗子
  • 台湾5700吨非食用油失联 流向有待追查
    台湾5700吨非食用油失联 流向有待追查
  • 快播起诉深圳市监局庭审结束 法院将择日宣判
    快播起诉深圳市监局庭审结束 法院将择日宣判
  • 巴萨再输弱旅被球迷吐槽:差不多支离破碎了
    巴萨再输弱旅被球迷吐槽:差不多支离破碎了